广东省陆丰市址试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gqkgh.cn

深圳情况也不容乐观

2020-02-28 05:11

一切为了挽救生命……

杨剑昌指出,“弃婴岛”的建立终归是好事,但要做好引导和保障机制。

深圳建立“弃婴岛”,让弃婴在第一时间被社会福利机构发现,这对挽救弃婴的生命无疑是最大的“利好”。但这并非鼓励弃婴行为。我国《刑法》已对弃婴行为设定刑事责任,根据第261条,对于年幼、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,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,情节恶劣的行为构成遗弃罪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

据介绍,为保障巡查制和接警制顺畅运行,将会配套建立中心工作人员24小时值班制,协调公安部门安排值班警力,同时协调爱心共建单位安排对接服务人员。

对此,唐荣生说,建设婴儿安全岛,虽然改变不了遗弃这一非法行为,却改变了遗弃的结果,即提高弃婴的存活率,真正体现了“生命至上”、“以人为本”、“以儿童利益优先”的理念。

初衷:改变被遗弃的结果

执行:建立24小时值班制

为更好地保障婴儿安全岛的运作,唐荣生说,还要公开招四名财政核拨职员,每班一人,实行四班三运转,“或者外包社工机构,每年购买四个岗位,一定三年。”(羊城晚报记者 沈婷婷)

国内弃婴事件时有发生,深圳情况也不容乐观。24日,深圳市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唐荣生透露,酝酿已久的“弃婴岛”方案敲定,明年将建立广东第一个婴儿安全岛,造价15万元。

据透露,截至上月底,社会福利中心已收到90多名弃婴。从1992年建院至今年6月,共收到3571名弃婴。大多数是医院联合公安部门一起送来,也有一些爱心人士送来,或直接放在中心门口。

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担心这样会助长弃婴概率,“深圳打工者很多,广东人大多都是重男轻女,如果不做好引导,容易给他们提供丢弃女婴的温床。”

规划:弃婴岛不只建一个

唐荣生表示,按照积极谨慎的原则,婴儿安全岛力争“建设一个成熟一个”。目前先在深圳社会福利中心本院进行,未来选址规划还未有定论。如果再建,首先考虑福利中心毗邻区域,鼓励与社会爱心单位共建“岛”,优先设置在弃婴多发地区,并在适当的交通路口设置引导牌。

唐荣生表示,建立弃婴岛,深圳目前还没有经验,“一说要建,就有人说我们是在纵容弃婴。”但现状是不少弃婴丢在垃圾桶要不就摔死,要不扔在医院门口被冻死,“社会福利中心主要考虑的是保障无辜孩子的生存权、健康权和发展权。”

唐荣生告诉记者,弃婴岛的建立还要明确“经办警员”,建议规定为管辖婴儿安全岛所在区域的当值片警,或者为该中心的挂钩服务片警。还要明确报警装置终端配置,如果属于福利中心毗邻区域,实行“双路同步报警”办法,一路在辖区派出所,另一路在福利中心;属于其他区域的,实行“直通派出所报警”办法。唐荣生表示,由于捡拾地点在婴儿安全岛,捡拾经过与常规不同,建议形成规范、统一的表述格式,并报广东省民政厅同意。

“我们将参照石家庄的做法,建立每两小时巡查制和即时接警制。”唐荣生说,及早将弃婴收入福利中心并送入留观区,进入收养程序。

唐荣生告诉记者,婴儿安全岛方案正向深圳市民政局报批,“我们早就想弄,明年一定要建起第一个‘弃婴岛’。”

据了解,计划之中的“弃婴岛”建筑面积约为10平方米,钢架结构,外贴瓷砖,将配置婴儿床、婴儿保温箱、被动红外入侵探测器等设备,同时装饰充满童趣,比如气球、星星、向日葵图案等,“婴儿安全岛”字样采用led技术,使其在夜色中醒目明亮。据估算,每个婴儿安全岛造价15万元。

婴儿安全岛是关爱弃婴的新模式,通过设置小屋,在屋内配置专用设施和辅助设施,最大程度保障弃婴存活(相当于国外的“弃婴保护舱”)。